我聽過有位台北市議員助理說: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的時候,對於議會中提的法案如果有不瞭解,下次開會時他一定已經研究清楚了來開會,是一個很用功的市長。相信可以證明下面故事的真實性。
5 年前,我還在中研院當小助理時,接受市政府的委託案,這個委託案的規模驚人、經費龐大,光是子計畫我們就拆成5.6 個,議題是台北市的情色規劃,其中每一個子計畫開會就分好幾次報告,前後歷時2.3 年,一些重要的報告開會市長是要出席的。而每次他出席,我發現他一直在做筆記,問的問題也都深入核心,當時我直覺他一定有看過現在這些研究報告,否則他不會問到如此精髓的問題。
散會後,他的秘書在收一些東西,我跑過去翻了他桌上的報告 ……哇他真的有看,摺紙畫線還註記, -----那個註記的筆跡,是他的。

終於,連最後一個計畫案都完成了,馬英九要作東請大家吃飯謝謝大家,當晚,在國際會議中心20 幾樓,馬市長和中研院大頭們一桌,我們這些小助理一桌,之前他的秘書已經告知馬英九只能作陪半小時,因為當時華航空難馬市長行程滿檔,所以半小時後馬英九一一向其他大頭們道謝後準備離去,我們都以為他要走了,他忽然起身,像我們這桌小研究助理桌走來,然後一一向我們握手致謝。

「謝謝你們的辛勞,如果沒有你們這篇報告不會那麼精彩。」他自己繞了一圈桌子一一向我們每一個握手致謝,現在沒有媒體沒有記者也不是選舉期間,他用雙手那麼用力,你可以感受到他的誠懇與感謝。

讓我在說一個故事,這是從「百年思索」看來的。
馬英九,在文化局局長的人選問題上曾經躊躇,文化界最初的人選是深孚重望的文化學者蔣勳,還有以《雲門舞集》享譽世界的林懷民,但此二人不約而同地推薦了遠在德國過著自由作家幸福生活的龍應台。
他的秘書打了電話向龍應台要履歷,卻被轟了回來:「怎麼能給你們履歷,我又不向你們求職。首長如果要瞭解我,就去買我的書看吧。書,就是我的履歷。」

一般人要找下屬,無不用競選酬庸、派系、權力牽制平衡考量(看看阿扁的四大天王),有點理想的想找人才,被找的哪個人不是魚躍龍門雀躍不已。像龍應台這麼白目的人還真少見,一般的早就視之不識好歹作罷,但馬英九卻不是這樣。

龍應台在百年思索中說出:「首長親自來電話時,談話中發覺他還真看了書」

1998
年夏季的某個晚上,龍應台在德國法蘭克福的家中突然接到一個來自意大利的電話,來電人自稱台北市長馬英九的秘書,問:「龍作家能不能儘快趕到羅馬或威尼斯,首長親自接見商談要事。」

龍應台回絕說,「馬英九這個人,不認識,如果有事要談,就直接來找我。" 說完便掛了電話。」第二天上午,龍應台又在家裡接到了那個秘書的電話,稱馬市長已經到了法蘭克福,下榻在某某酒店,然後小心翼翼地問她「我們路不熟,能不能趕來見個面。」
「還是到家裡來談吧。」龍應台還是回絕。
數小時後,馬英九按了龍家的門鈴。

讓我感動的是,商談完畢,龍應台送客到門口,他猶豫著說:「我覺得她不太可能跳這個火坑 ----但是假定她接受了,她會覺得,她不是為自己,不是為你,甚至不是為了眼前的人民,她覺得她在面對歷史。你 -----也有這種歷史感嗎?」(「百年思索」 Pp.302

馬英九已走到門口,這會兒又轉過身來,沈靜的說:「如果我沒有歷史感,我不會來找你。」

我打字慢,卻把百年思索一文中馬英九與龍應台的部分打出,若馬英九是政客,他就不會那樣被拒多次後還千里迢迢三顧茅廬的延請龍應台,台灣的精神與價值已然崩壞,正需要重新建立,請讓一個誠摯、講道理、明是非、願意挑起重擔的馬英九一個出線的機會,重建台灣新價值。
閱後記:阿文哥在多年前曾是馬英九先生住家的刑責區小隊長,每年冬防期間(現在叫春安工作),馬先生會親自送綿被、毛毯等物品來興隆派出所跟員警慰問,噓寒問暖,沒有派頭跟架子,就像朋友般,即使在離開法務部未擔任公職期間仍是如此,這是我對他的印像。這期間曾邀請馬先生的先翁馬鶴齡先生擔任文山二分局預防犯罪宣導團的顧問,馬鶴齡先生熱心公益不遺餘力,遇有分局舉辦的宣導活動最是熱衷參與並與會演講,看來,一個人的成功,除了要祖上有德以外,家教、身教也是重要一環,馬鶴齡先生的風範真令人懷念。

princess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